疯子

很多时候看着心里的那个人幸福会高兴,或多或少还是会心有不甘吧,就像有的笑会带着眼泪

夜梦

刘可忆:

夜梦里我迟迟无法睡去,
只见自己翻遍了周遭所有可以看的刊物,
直到再无可看,
又见自己写完了所有能诉诸笔端的文字,
直到再无可写,
然后我看着自己再次环顾四周,
可那目光所及之处都是早已熟睡的人们,
我无法叫醒任何一个人,
就如同我无法让自己也酣然睡去,
所以我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向枕下疲惫的滑落
最终在这漆黑夜色里蜷成了无声的一团


评论

热度(35)

  1. 疯子瓦力 转载了此文字